推拉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推拉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蒲县官员是自信还是自大

发布时间:2020-07-13 11:50:06 阅读: 来源:推拉窗厂家

因网贴揭露,继而引来媒体采访的山西蒲县文化宫近日成为公众关注的热点。在这个人口10万,财政收入不到3亿的山西偏远县,竟然大手笔地投资了1亿兴建文化宫,且建筑的设计和结构,都与北京奥运标志性建筑鸟巢极为相似。

按照蒲县有关干部的解释,文化宫工程总占地40余亩,主体工程共三层,建筑面积2万平方米,总投资1个亿。该中心是一座以1195个座位剧场、4000余座位的多功能报告厅为主,老干部、青少年活动、图书、阅览等级设施为辅的地上三层地下一层综合性场馆。蒲县将工程定位为,建成后将在临汾市西山地区率先打造一个“功能齐全、设施完备、管理科学、理念创新”的具有鲜明特色的文化广场。该工程是2008年蒲县县委、县政府确定的重点工程,县人大常委会主任王安保任工程总指挥。目前,文化宫已完成主体、室内设备安装调试、装饰装潢;室外广场改造工程除绿化外全部完成。

公众对于这个宏大文化建筑的质疑,主要集中为投巨资建设是否有劳民伤财之嫌。据公开材料显示,蒲县的财力并不丰厚,2009年,蒲县财政总收入累计不到3亿元。报道还援引“财政局知情人士”提供的数据称,县财政因受制单一煤炭仍困难多多,2007年还一度不能保障公务员工资发放,蒲县政府不得不向当地煤炭企业借款8000万元发工资。在财政困窘、基本政府支出尚不能满足的情况下,将三分之一的财政资金用于兴建文化宫,蒲县某些官员的想法是否过于主观和脱离实际呢?据最初的网贴披露,文化宫工程原计划不过投资4000万,但正是因为在形式上要追求鸟巢的效果,结果追加资金达到了现在的额度。如果蒲县只是为了仿制鸟巢,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提升知名度,那么这个代价是不是过于昂贵了?

对于外界的所有质疑,蒲县人大常委会主任、文化宫建设工程总指挥王安保只是表示工程投资额是1亿,至于其它的问题则拒绝回应。“如果有问题,上级会来查我们的”,王安保说,县里觉得没有必要在这些问题上牵扯精力:“事实是什么样子,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在这位蒲县干部的心里,舆论的质疑并不重要,关键是上级对当地工程的结论是怎样下的。我们当然愿意相信这位官员正是因为心中无私无愧,才敢于让上级机关进行调查,以事实还自己和蒲县一个清白;但我们也担心,倘若对于政务的监督和质疑都被当权者视为牵扯精力的话,那么中央关于政务公开和政务透明的指示岂不是成为了一纸空文。无论是出于自信还是自大才无视公众诉求,蒲县干部正确应对舆论监督,学会必要的沟通技巧,才是当下最需要做的。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用一年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去建文化宫,这究竟是百姓的意愿还是某些乐于哗众取宠官员的行径?试问是怎样的动力促使一个连公务员工资都要借钱发放的政府,“下血本”去兴建一个高深莫测、并不能带来多少经济收益的文化建筑的呢?一亿元放在中国任何一个地区都不算小数,何况是在一个并不发达的小城市。所以,建立健全政府资金专用体系建设,完善监督体系,使政府财政支出透明化,使纳税人的钱用到实处这才是每个地区政府应该着重考虑的事。而不是玩虚的,拿着纳税人的辛苦钱做着自己政绩的美梦。——义君

我在蒲县那边待过,就那边的情况而言,这工程真的是大手笔。的确,蒲县以煤炭发家。如果是当地的煤老板主动出资来为家乡父老来建,那倒是不错。可是,在这个甚至连公务员工资都发不起的地儿,如此大手笔,不能不想其背后的猫腻有多大。——杨文

公共财政来源于民,是纳税人创造的财富,并不是政府的私有财产。官员花钱花的不是政府的钱,而是纳税人的血汗钱,进行如此大手笔的投入去建设这种大工程,就应该去主动征询民意,接受纳税人的监督。而这名官员说:“如果有问题,上级会来查我们的”,我们能够听出这样的话外语——只有上级才有资格查我们的问题。上级不查,那就是没问题的。即使有问题,你们也没有来查我们的资格。——王怡菲

这种事,只要公众对财政预算没有监督权,就一定会发生。大兴土木既可以制造政绩、拉动GDP,又可以为中饱私囊提供机会。这么好的事,哪个官员不愿意干呢?“有权力的人都倾向于滥用权力”,只有对权力有效监督才可以防止此类铺张靡费的发生。这还要好长的路要走呀。 ——王俊岭

蒲县官员的态度很成问题,监督政务,反而成了牵扯精力了。这其中必有不愿为人知的内幕。没想到,现在还有官员醉心于追求面子工程,看来我们的监管和升迁制度都有漏洞。蛀虫的存在,只说明了漏洞还没有补完,同志仍需努力。———龙在天

用1/3的财政收入来修建文化宫,无疑是一个大项目,试问该县人大会议是否通过该方案;面对借钱发工资的窘境,1亿元的投资额是否全部来自县财政,如果是上级拨款,上级是否确认过该县人大通过的预算案,如果不是,连同上级责任一并追究。同时查一查,改工程中是否有领导干部亲属参与。——吴岭峰

敢花掉全年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建造这样一座宏伟的建筑,当然是蒲县官员的自信,只是这种自信仅仅属于设计方案和建造大楼的官员,却和蒲县的群众无缘。从蒲县的产业结构和收入分析,无论在经济还是民生方面,需要加大政府投资的地方还有许多,而文化宫工程既不属于产业升级,也不是急需解决的民生困难,它只是起到丰富群众文化生活的作用,如果蒲县的群众很多还要为温饱而奔波,为看病和受教育而操劳的话,试问谁又有闲情走进这个耗资一亿元的山寨鸟巢里,去愉悦一把精神呢?说白了,这只是让群众为官员的自信埋的单。——高能

蒲县官员的表态,未必和自信或者自大有什么关联。那只是一种对于民众和舆论的不屑而已。虽然蒲县的经济水平不高,虽然3亿财政收入一下子就花了1个亿,虽然新建的那个古怪建筑被说成是山寨鸟巢,可这一切和你们这些老百姓有什么关系。只要上级领导肯定了蒲县的做法,只要上级机关对蒲县表示了支持,那就算再花费上几个亿,把工程延伸成二期三期无数期,也是值得的。从政治投资角度看,这样的思维也不是没有道理,一亿的财政收入扔下去,对蒲县大小官员来说,是有着可以盼望的回报的,只是这种利益和人民的利益无关。——娜娜

自信和自大恐怕都有一些。看一看遍布县乡一级的那些山寨建筑,仿造的白宫,仿造的天安门,仿造的蓬莱仙山,所有这些建筑所使用的资金大多数都是从财政上抽血,虽然媒体对这些行为都予以了充分曝光,但最终的结果是,建筑依然留存,责任人未受到任何实质性处分,对财政造成的损失通过政策或者非政策手段进行了补偿,而对它产生的恶劣社会影响则没有了回应。有了这些前辈的事例,蒲县官员自然也将媒体的报道和群众的不满扔在了脑后。——西门

看蒲县官员这么理直气壮,我们不妨姑且信任他一次,就是说,我们相信在山寨鸟巢文化宫整体的建设过程中,所有的资金都有明确的去向,账目完全经得起专业人士的核查,所有的预算和方案都是按照最经济合理的要求选择的,同时在整个工程的运作过程中,不存在那些不合法的交易。如果真的是这样,且不论这座文化宫的建设本身是否无理,起码它为政府工程项目树立了一个良好的榜样。我们衷心希望这样的假设会得到事实的支撑,这样干净的工程会成为蒲县官员傲慢无礼的依据,如果真是这样,也算这一亿财政收入没有白花。——小白

建造一座大型文化设施,第一可以提升蒲县的对外形象,第二,它可以改善蒲县的人文氛围,第三,以文化宫为舞台,不断进行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吸引更多的外资进入蒲县。大概这三条理由就是文化宫设计方案的源动力,也是蒲县官员面对媒体质疑,自始至终理直气壮的倚仗。问题是,这三大展望到底能不能成为现实,蒲县的官员有哪一个敢为这种远景立下保证?在没有充分论证的情况下,虚掷一亿政府资金,难道这些官员不觉得双手发抖吗?对于财政拨款国家有着明确规定,在行政程序上也有着严格的条例,如果按照法规对照从创意到决策的每一个细节,蒲县官员还会有多少自信可言?——尚阶

沈阳订制工服

徐州职业装设计

海门订做西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