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拉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推拉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蓟县变迁早晚高峰时堵车跟北京差不多

发布时间:2020-07-13 20:13:20 阅读: 来源:推拉窗厂家

回家过年,对很多在外漂泊的游子来说,是期盼,是辛苦,是幸福,是辛酸……总之会有各种感触在其中。今年因为孩子太小,第一次没有回家乡父母身边过年,对我而言,这个年,更多的是愧疚和牵挂。

回家无果,却妨碍不了跟亲人的团聚。年前外甥的一条微信,让我的心一下子飘到了第二故乡——母亲的家乡天津蓟县。微信内容是一个视频,是蓟县2015年的旅游宣传片,一段只有七八分钟的视频,却瞬间勾起了我过去30多年的回忆。

迷失城区

姥姥家在蓟县的农村,于桥水库旁边一个叫验甲宫的村子。记忆很久远了,只记得姥姥家有北方常见的大土炕,小的时候总是嫌土炕太硬,过夜必须要回到县城大姨的家里,还有就是那时候惧怕蚊子的我,一看到姥姥家门后有成人小指肚大小的蚊子,就一定拽着妈妈的手,大叫着离开……总之,记忆中的姥姥家是典型的北方农村,石头围墙,红砖青瓦,土石泥路。在我童年的那个时期,蓟县还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农业县,到处都是土黄色,无论是乡村集市,还是县城的市场,各式各样的农产品是绝对的主流。

我的童年,暑假几乎都是在蓟县县城度过,即便参加工作后,每年都会抽空回蓟县两三次看望年迈的大姨,对于蓟县县城,可以说相当了解。然而这次我却迷路了,而距离上次回蓟县仅隔两年。事先约好的聚会地点,我还自信地说能找到,可最终,林立的高楼,新修的宽阔马路,让我彻底迷失了,最后不得不依靠导航才最终到达,让平日一直吹嘘自己了解蓟县的我着实在哥姐们面前丢了一回脸。

聚会时,在县委工作的二哥告诉我,这几年,蓟县对发展旅游经济以及旅游周边配套经济很重视,除了把历史悠久的盘山、独乐寺、黄崖关长城等打造为京东首屈一指的旅游景点外,还推进了新城区建设和老城区改造。这一次,让我迷路的正是对老城区的改造。“这两年县城开发的确很快,一些不常去的地方,经常是隔一段时间就发现完全变了样。”一旁的大姐说。

以前的蓟县是传统的农业县,虽然有着盘山这样的著名景区,但全县经济仍然比较落后。现在的蓟县,已经演变为旅游为龙头、生态型农业为基础、环保工业为强点、新兴城镇为亮点的经济强县。

青的山与翠的湖

小的时候,我经常乘坐中巴车往返于蓟县和北京之间,必经之路上会看到一座座兀然凸起的石头山,起初山上的颜色是绿色,后来则变成了灰白色,大块大块地残缺着。小时候不懂,直到有一次舅舅跟我说,这是炸山取石。

后来我才知道,蓟县的山多为石头山,是北京、天津的石料基地,当大批山石被一列列火车拉走之后,就留下了一座座难看的小山,还有挥之不去的沙尘。这对于如今已成为旅游强县的蓟县,历史上的短视行为,留下的是永远无法愈合的疮疤。

这次我又跟大家聊起这个,表哥说,这些年已经有了很大改变。“冬天还看不出来,等到夏天,原来的很多秃山不会像以前那么难看了。”表哥说,近年来,县里先后关停了400多家小石矿、小采砂等污染企业,大力实施生态治理工程,使饱受摧残的生态环境焕然一新。那些已经永远无法恢复原样的废弃矿面,如今也在陆续进行修复,利用黄栌、火炬、紫穗槐等彩色树种,沙地柏、杉松、玫瑰花等乔灌木和花卉,把原来石层裸露的废矿创面,变成一条条多层次、立体化的彩色景观带。

蓟县县城东南,有一片宽阔的水域——于桥水库,又叫翠屏湖,这是当年著名的引滦入津工程的重要储水水库,也被称为天津市的水缸。小的时候,这里曾经是我们嬉水、钓鱼的乐园,现在则成了生态环境治理的重点区域。

自2013年开始,于桥水库水源保护工程启动,将用3年时间,通过实施蓟县新城建设、农业种植结构调整、文明生态村建设、畜禽养殖技术改造、水库封闭管理等五大工程,遏制水库面源污染,确保天津市民饮水安全。

收入不低生活更好

回蓟县探亲,感受最深的不仅是县城的焕然一新、环境的日渐好转,更是县城里的人们生活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前回蓟县,亲友们总喜欢拿我开玩笑——“大城市来的人”,这次蓟县之行,再没有人这样说了,因为每个人的生活都在发生巨变,简单的生活富裕早已不是他们的目标。“收入不比大城市低,生活质量却远远好过大城市。”我的外甥,同时也是我儿时的玩伴,他告诉我,这是现在很多蓟县人尤其是年轻人的共同想法。衣食住行方面,蓟县人早已跟京津两大相邻都市看齐,甚至某些方面优于这两大城市。

外甥今年34岁,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一家四口住在风景秀美的府君山山脚下的精致小区,房子足有140平方米。他开着宝马把我送进小区,进门后,两个孩子正围着电视玩体感游戏机,孩子的母亲则用手机忙碌着她的微店生意。“我们这种生活水平在蓟县算是中上,但绝不算特别好,现在好多年轻人都是这种生活方式,并不奇怪。”外甥说。

在蓟县的两天,离大年初一还有四五天,位于老县城中心区的渔阳古街以及西关一带,熙熙攘攘地挤满了人,有采办年货的,有带着孩子游玩逛街的,古朴的老街,热闹的人流,多少让我看到了点过去老县城过年时的影子。不过,烦恼也来了,跟县医院做牙科主任的老哥约好了去拔牙,结果平时走路半小时的路程,开车居然一个半小时还没到。一旁开车的外甥说:“平时也堵,尤其是早晚上下班的时间,跟北京堵车也差不多。”我想,这也是发展太快的烦恼吧,全国各地的通病。(记者:郭梁)

邢台工作服定做

濮阳设计职业装

赤峰职业装制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