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拉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推拉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阿梗与寂地画出最打动你的青春故事[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17:08 阅读: 来源:推拉窗厂家

是哪个中国漫画家可以在漫画技术一流的日本得到肯定?是什么样的青春故事可以打动评委,获取有漫画界的“诺贝尔奖”之称的“日本国际漫画奖”?

像枝条一样生长

阿梗原名潘丽萍,出生在广西北海,父亲是军人,母亲是一个财会人员,没有遗传给她任何“绘画基因”。3岁开始,阿梗就一边唱童谣,一边自己抓木炭,在厨房的墙上画画。“画画对我来说,好像就是一种本能。”上小学时,父母一度害怕爱画画的阿梗会耽误学业,“所以我一直努力将成绩保持名列前茅,才可以继续画下去”。

初二下学期的某天,阿梗试着将自己短篇处女作投给了国内漫画杂志《画书大王》。几天后,杂志社编辑通知她,稿件已采用,刊登在下一期杂志上。几周的等待,阿梗没有等来期盼的杂志,却接到了《画书大王》因为版权问题被停刊的电话。放下听筒,阿梗大哭了一场。

再投稿已是两年后。这一次,阿梗将一张“美少女”画像投至《少男少女》杂志社主办的漫画比赛。一个多月后,“美少女”如愿出现在杂志上。让她更感意外的是,这幅画居然获得了特等奖,以及人生的“第一桶金”——100元奖金。阿梗毫不犹豫地将这笔钱换成了日本进口的漫画原稿纸。

初中毕业后,阿梗进入了广西艺术学院附中的美术班,随后又顺利考上广西艺术学院的版画专业:“其实当时我也没搞清楚版画是什么,老师告诉我,版画专业有卡通课程选修,我就饶有兴趣地去了。”从此,阿梗把业余时间都留给了漫画。她不断地创作、投稿,风靡一时的《少年漫画》,常常会出现她的新作。渐渐地,阿梗在圈子里有了名气。

能取得如此成绩,当然都是用辛苦换来的。刚“出道”那会儿,阿梗有过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的经历,不过在她眼里,漫画带给她的那份幸福与满足,足以让这些辛苦“忽略不计”。每次赶完稿子,满意地离开寝室,哪怕是出去吃一碗牛肉面,哪怕是太累了直接回来倒头就睡,女孩也把它定义为幸福。大学毕业,阿梗选择了留校当美术老师。她取“梗”字为笔名,希望自己能像枝条那般,充满养分,不断成长。

如今,阿梗所任教的广西艺术学院已开设了动漫专业。爱好漫画的学弟学妹们不用再担心“投师无门”,不过在阿梗眼中,漫画依旧是所有绘画专业中最难的一门:“漫画创作者必须是导演、摄影师、灯光师、服装设计师、演员、作家……”

邂逅寂地与《踮脚张望》

阿梗和寂地真正的相识,始于2004年金龙奖的颁奖典礼,当时组委会安排她们住一间房,打开房门初见同行阿梗时,寂地激动坏了,脱口而出:“阿梗,你是我的偶像!”

原来,寂地早就对这位大姐姐“非常熟悉”了。她在高中时,就很喜欢刚出道的阿梗,有一次还拿着《少年漫画》排队让阿梗签名呢。那晚,在“用心和爱去创作”的共同观念下,两位女孩一见如故,一直聊到凌晨三点。

她们第二次见面是2008年,当时阿梗来北京开会,住在寂地家里。她偶然阅读了寂地的青春小说《踮脚张望的时光》,觉得蛮喜欢,整个小说的脉络很清淡,又不是俗套的校园恋情这么直白简单。

后来在聊天中得知,寂地的童年并不幸福。很小的时候,她父母便离婚了,寂地最初跟着父亲过。当时的她,除了喜欢画画,在学习上几乎一无是处,父亲因此非常反对她画画。用寂地的话说:“那时的我从未抬起过头,活脱脱像一只丑小鸭。”

上高中后,寂地开始跟着母亲过。庆幸的是,母亲没有反对女儿这个爱好,反而全力支持她。“丑小鸭”渐渐在画画中找回了自信。可就在寂地画得小有成就,即将出版人生第一本单行本《MYWAY》时,母亲遭遇车祸去世了。从那一刻起,寂地的坚持已不只为理想,也是为了生活:“如果不画下去,我怕我会饿死。”于是,那些曾经的美好与痛苦,只要是在生命中占有位置的,都被寂地默默记录了下来。小说《踮脚张望的时光》,也正是由来于此。

小妹妹的故事太感人了,阿梗一拍大腿就说:“我把它改编成一部长篇漫画”!她和寂地的联手之所以一拍即合,主要是两人的绘画风格不同。寂地画风更梦幻,情绪性更重,她觉得自己不适合画这个故事才将它写成脚本。而阿梗的画风更写实一些。在后来的脚本里,很多地方阿梗又根据自己的性格做了改动,让她画得非常开心。

阿梗告诉记者,创作《踮脚张望》的头三个月最辛苦。第一期连载36页,阿梗和寂地足足用了一个月时间:“几乎每天都在商量着怎么画,光是人物就设定了好久。你画一个,不行,我再画一个,直到达成一致。”为了让漫画里的人物能够贴近现实生活,两人甚至要争论林晓路会去哪里买衣服,高中女生会不会去给裤子改裤脚,怎样让同样穿着校服的学生表现出不一样的感觉……

更有趣的是,为了让“初次合作”尽善尽美,当时两人还分别去了主人公“林晓路“向往的巴塞罗那,边旅行边取材。在故事发生地成都,阿梗也住了一段时间体验生活:“我觉得旅行对于漫画创作者来说不可或缺,是出好作品的前提,只有实地感受,才能让画面更充实、更新鲜。”

转眼到了2012年初,掐指算来,《踮脚张望》已连载了4年,单行本出到了第三册,引来百万“粉丝”,阿梗还在孜孜不倦地画着。

摘取“日本国际漫画奖”

2012年2月17日,阿梗和寂地的绘本漫画作品《踮脚张望》,获得有“漫画界诺贝尔”之称的“日本国际漫画奖”,该奖旨在表彰全球最优秀的漫画作者,普及漫画文化。她们受邀赴日本参加了2月26日举行的颁奖礼,在东京著名的饭仓公馆,日本外务大臣亲自颁奖。其间,两位美女穿上庄严的黑西装,领取了这份极高的荣誉。

与会嘉宾为日本漫画界的老前辈和漫画业专家,其中包括一峰大二、松本零士等诸多漫画界泰斗。他们说,现在中国也发掘出了不少拥有本土味道的漫画,令人惊喜。“日本国际漫画奖”评委会主席里中满智子女士认为,阿梗的作品体现了中国青春故事漫画的独特视角,“每个女孩都可以在《踮脚张望》的故事角色里找到自己的影子”。

阿梗对大师们说:“我希望我的作品,能记录下我们这一代人的成长轨迹,让人们有所共鸣,笑过之后仍觉温暖。”

在寂地看来,这样的成果与很多国人的观念转变有关:“就像我爸爸,以前总觉得画漫画是不正经的职业。我还记得若干年前有一次我去派出所变更户口,警察登记我的职业,我说是漫画家,谁知他嗤之以鼻地给我打上‘美术员’几个字。现在,这种情况已经不存在了,说明整个社会对动漫事业的了解在加深。”

以漫画为职业的阿梗总是从旅途中收获创作灵感,领奖后的生活依然平淡。而寂地已嫁为人妇,在大理继续画自己的《My Way》。

日前,阿梗申请了一个去法国学术交流的教育项目,利用教学之余,做女性题材的独立创作。如果成行,她将以访问学者的身份旅居法国半年。“对于那边的饮食,我想我能适应。我是在海边长大的女生,烧菜只要有盐就不成问题。”

但她们始终没有忘记初衷,继续合作《踮脚张望》系列。“我们对漫画事业的追求,是用心去创作,不管时间多长。创作出有价值的作品。”尽管按照商业作品的进度,二人的《踮脚张望》慢得像蜗牛爬。但她们说过,一部真正有价值的作品,应该慢慢做,哪怕用十年时间来做,也是值得的!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