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拉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推拉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九江外漂族不再频频东南飞

发布时间:2020-03-03 10:35:19 阅读: 来源:推拉窗厂家

亲情回归、本地薪资看涨、发展机会多成返乡主因

春节前,春运忙在归途,外出的务工人员背着行囊,带着一年汗水凝结的财富回乡分享。春节后,春运忙在去路,闯荡的人们再次背起行囊,带着又一年的期待与憧憬,去异地创造价值。在九江,外出务工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据统计,截至今年元月30日,全市外出务工返乡人员51.5万人,占外出务工总数85万人的60.6%。2012年九江人口约485万,也就是说,有17.5%的九江人正在外地打拼。

但是,随着工业化进程的提速和九江城镇化水平的提高,外出务工人员也逐渐把眼光投射回本地。情感、高薪,无论物质还是情感都能在这里得到满足。那么,如果没有注定漂泊的情怀和非走不可的机会,留下,是一个多么幸福的选择。

越来越多年轻人在九江本地寻求就业机会。

为生存:

离开是一种选择,但我们会回来

踮着脚趴在售票台前,背着一个已经有点脏了的书包,一个1.5L的矿泉水瓶和一袋橘子放在书包两侧。2月11日上午,10岁的小熊皓就这样背着他特殊的行囊在市长途客运站买着回都昌的车票。

怎么就你一个人来买票?你父母呢?出于安全考虑,市长途客运站的工作人员正询问着小熊皓。对于工作人员的问题,小熊皓骄傲地回答:我就买一张去都昌的车票,也没多远啊,我可是刚一个人从深圳坐火车回来的呢。

原来,小熊皓的父母在深圳打工,因为今年春节没买到回来的车票,不能回家过年。由于十分想念父母,小熊皓决定去深圳和父母过年,然而留在家乡的老人年纪大,不方便随行照顾,小熊皓只好独自上路。我很厉害吧,开始我爷爷奶奶和爸妈都不让,不过后来他们还是拗不过我。在候车厅里,小熊皓自豪地讲述他一路的经历。他告诉记者,在来回的火车上,乘客都对他十分照顾,那一袋橘子就是回程火车上一位叔叔送的。

我爸妈出去打工有5年了,中间回来过2次,他们说今年是最后一年,明年就能回乡里盖房子了。不过我还是想去见他们,因为去年他们就没回来。候车厅里,小熊皓拿出一张写着父亲手机号的字条,想找一个公用电话给父母报平安,于是记者把手机借给了他。我到九江了现在在长途车站买好了票,到家了让奶奶打电话给你。带着都昌口音,小熊皓和父母聊得很是开心。

确实明年就会回来,我和老婆在深圳和广州打工5年,存的钱差不多可以盖好房子了,剩下的钱准备着给孩子读书。小熊皓的父亲熊春成告诉记者,与他们一起出来打工的老乡不少都回九江了,听说九江也有很好的工作,工资也不错,所以在考虑明年回来的事。当年选择出来打工,也是想在外面多赚些钱,好让家里过得舒服点。这次还留在深圳,是为了帮一个关系很好的老乡把最后几个工程做完,等完工后就会回家乡找工作。

一线城市就业机会更多、工资更高,是许多人选择异地就业的重要原因之一。然而在九江,除了为生存而奔波的人外,还有更多的人,尤其以毕业大学生为主,他们为了开拓视野,锻炼能力而选择在外闯荡。他们有些功成名就融入他乡,但更多在经历过风雨历练后,选择回乡发展,如今,这群人已成为浔城外出务工的主流人群之一。

为生活:

回来是一次决定,这里有归属感

在九江,城市居民外出务工人数很少,而作为主要劳动力输出的农村,也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回到九江。庐山区劳动就业局副局长邹平告诉记者:从庐山区目前情况来看,有8至9万农村劳动力,但同时与政府对接的本地中小企业就有60多家,其中还不包括大大小小的服务行业,所以完全能实现大部分农村劳动力的本地转化。

螺子山村就位于庐山区内,村里有1234人,劳动力人口占60%左右,其中只有10%不到的人目前在外务工,其他大部分人已经返乡就业或创业。据螺子山村协助劳动保障工作的黎鹏介绍:村里很多年轻的孩子都在外面读大学,然后留外地工作,但是几年之后也陆续返回九江,选择在本地发展。

当时是心比天高,就想出去看看新鲜的世界。24岁的张雯就是庐山区螺子山村的一员,2011年大学毕业,为了闯天下,学习酒店管理专业的她通过学校推荐前往福州市的一家饭店工作,起初是从实习生干起,除了包吃包住,每月只能拿到几百元的工资。每天8小时的工作时间并不太累。随着工作经验的积累,饭店准备让她转正,每月工资2000元,包吃包住,养老、医疗和工伤保险都有。如果留下,还是可以继续发展的,不过我当时还是想去大城市工作。在福州干了大半年后,张雯毅然辞掉了工作,前往上海,投奔同学。

与其说投奔,还不如说是借宿。同学们都是刚毕业,几个人合在一起租房子住,我去的时候她们已经租好了房子,付了租金,我就蹭着住了。没有了房租的压力,张雯把全部心思都花在找工作上了,大大小小的面试让她把上海的地铁坐了个遍,我把上海地铁的线路摸了个全熟,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从浦东新区坐到了松江区,光地铁就坐了2个多小时。

但让张雯有些失望的是,在上海工作不久,她还是觉得自己不太适合这座城市的节奏,深圳就成了她下一个目标。与在上海的经历类似,她最后还是选择离开。不断变换的城市和工作也让最初支持她的父母多了些担忧和牵挂,爸妈怕我一个女孩子在外太辛苦,多次劝我回九江工作。

去了这么多地方,尝试了各种工作,我才真正觉得还是家里好。张雯说,在外面最缺的就是归属感,能交到的朋友基本都是同事,但真正能交心的朋友几乎没有。每到周末就是张雯最感到孤独的时候,周末休息基本都是宅着,哪儿也不想去,出去光花钱不说,看到的都是来去匆匆的路人,感觉这座城市离自己很远很远。

为自己:

薪资差距逐渐缩小回乡也有大发展

和张雯一样,代和佳也是螺子山村的村民,1991年出生的他,去年过年从深圳辞职回乡,开始学习挖掘机驾驶。在深圳工作有一年半了,当时主要从事房屋综管的工作。代和佳在深圳的工资不低,但一年下来却没有存到钱。公司是包住的,我为了省路费,还买了辆自行车代步。但是其他生活成本太高了。每天早晚,代和佳都要骑1小时的自行车上班,休假时也经常因为随叫随到的工作性质而没有充足的休息时间。

因为工作要求,我前年过年就没回家,父母十分挂念。而且由于存不到什么钱,感觉待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当初为了见世面和赚钱,代和佳独自去了深圳,一年半后,他选择回到家乡,真正开始自己的生活。我一直也在留意九江的招聘信息,发现九江的工资水平逐年提高,现在企业每月工资很多能达到2000至3000元,如果算上生活成本,我回九江赚的不会比深圳少。

我喜欢深圳市中心的现代建筑,喜欢它现代化的设施和科技体验。但当充分感受完这些之后,我更想念九江的生活。回到九江后,代和佳开始学习挖掘机驾驶,为自己未来工作奠定基础。很早之前就想学习这个手艺了,未来也想做这方面的工作,而且现在父母也在身边,没有什么顾虑,工作起来也将更顺心了。

记者沈明杰 李星道/文 首席记者刘家/摄

祛痣美容门诊

北京瘦脸美容医院

北京幻眼美容医院

面部美容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