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拉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推拉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河畔那堂上了8年的环保课

发布时间:2020-07-13 17:41:11 阅读: 来源:推拉窗厂家

“乐水行”活动志愿者在拍摄被污染的河流。 受访者供图

如果不是8年前的那封邮件,张祥可能只是一位随子女迁居北京的普通老人。

这封邮件引导他参加了第一次“乐水行”活动以及之后的大多数“乐水行”活动。

“乐水行”是一个由自然大学等民间公益机构组织的定期记录周边河流状况的公益活动。8年来,每周六,来自各行各业的志愿者们聚在一起开展调研,风雨无阻。如今,这项活动正逐步推广至全国,而不再局限于北京。

由于参加活动积极,张祥一度成为“乐水行”的领队和组织者,并在3年前启动了“拍摄北京排污口”活动。令他和其他志愿者没有想到的是,这项小小的行动,直接或间接地推动了北京河流污染治理的进程。

如今,张祥已退居幕后,“乐水行”的相关活动由大学毕业生们组织运作。在《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以下简称“水十条”)颁布的大背景下,年轻的“护水者”们也产生了一些新的活动想法。

从被污染的清河开始

“老张,你老在这儿来回走,也不解决问题啊。你看这排污口还在疯狂排污,你们不给反映反映?”指着从每天中午就开始排出污水的管道口,清河岸边的一位居民对张祥说。这是2012年。

以此为契机,这一年,“乐水行”开始了对排污口的专门调查。志愿者们行至清河,发现因为水臭,两岸某些地段的居民已无法开窗。

“我就开始想,怎么能反映出去啊?”张祥对法治周末记者回忆。

这时,自然大学创始人冯永锋提议:“天天去拍,发微博,打12369举报,干一段时间看看。”张祥采纳了这个建议。

2012年11月的一个周六,张祥把“乐水行”常规活动特意安排在清河。跟清河排污口的较量,正式开始。

从那天起,张祥每天都会从北四环外的家中出发,搭乘公交车,到清河畔进行拍摄。“过去要十几里地,我天天都去。”他说。

有时,拍完排污口,张祥还会拿些水样回来,让其他志愿者拿去检测。

拍摄计划执行一个月后,有媒体找上门来,想要采访。就这样,他的“护水”活动中多出了“接待媒体采访”一项。

从北京当地纸媒,到全国性电视台,再到网络媒体。“清河排污口”被一路炒热。

2013年1月,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节目组联系到张祥。一期名为“北京污水直排”的节目应运而生,并在当年2月21日播出。节目中,清河被作为重点调查的河流之一。据张祥介绍,这起节目还引起了北京市官员对污水排放的重视。

没出两个月,2013年4月17日,北京市政府印发《北京市加快污水处理和再生水利用设施建设三年行动方案(2013—2015年)》(以下简称方案)。

方案中明确提出,到“十二五”末,全市污水处理率达到90%以上,其中:四环路以内地区污水收集率和污水处理率达到100%,中心城区(本方案所称中心城区,指中心城及海淀山后地区、丰台河西地区、大兴区五环路以内地区)污水处理率达到98%,新城污水处理率达到90%;污泥基本实现无害化处理,实现首都水环境的明显好转。

不仅详细提出了每一年的年度计划,方案还明确了各相关部门的职责分工。

“如果方案中提到的工程都能有效落实,北京城区的污水就可以得到有效缓解。”张祥笑了笑,“今年是最后一年,检验他们的时候就要到了。”

拍摄清河排污口的行动并未到此终结。张祥依然每天往返于清河和自家之间,两岸居民都对他熟悉了起来。

渐渐地,当地居民的积极性也被张祥的执著所调动。居民们开始自发拍摄排污口,并尝试举报监督。“我们志愿者只是起了一个启动和引导的作用。”张祥说。

就这样,一些排污者排污的时间被逼压缩到了每天下午5点以后,从直观上看,排污量也减少很多。但张祥对此有更多期待:“如果今年年底清河二期污水厂能完工,到时候,清河就会好很多。”

上了8年的“环保课”

张祥一直在胸前佩戴着一枚小小的绿色胸章。他说这是在纪念一位老人——“新中国伐木英雄”、他的岳父马永顺。

上世纪50年代,马永顺是全国著名的伐树英雄,曾被毛泽东、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接见。到了上世纪90年代,他又成为闻名遐迩的植树模范,并获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环保嘉奖。

张祥曾跟随着马永顺一道伐木,后又植树。在家乡小兴安岭,他痛惜植被的被滥伐;又因随后习得的环保理念,在60岁退休后,他以自己居住的北京为中心,开启了自己的环保生涯。

3年来,“乐水行”拍摄和曝光的排污口数量已达两千多个。在张祥看来,作为志愿者,拍摄排污口的行动,更多是一种对公众的环境宣传教育。“让大家直观地看看河流,找找污水都是从哪里来的,再想想和自己有没有关系”。

每次活动,志愿者都会自带简易试纸。这种被张祥称作“教育意义上”的检测,很容易就让河岸居民看到污染的基本成分以及感觉到“检测一点也不神秘”。

每周六的常规“乐水行”活动实行AA制,8年来风雨无阻。一次国庆节期间,大雨一直下,张祥早上起来,看了看窗外,还是提早到达了集合地点。等到集合时间,果然还是来了7位志愿者。

穿插在“乐水行”中进行的,也有一些专门调查。每次调查,志愿者都需填写巡河记录表,并拍摄排污口。若有继续跟踪的意义,就做进一步调查;必要时,向有关部门举报。

如今,“乐水行”模式在全国范围内推开。据张祥介绍,现在,全国已有近220所高校参与其中。大学生团队在各自学校附近找一条河流,进行考察。

自然大学工作人员邵文杰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作出了毕业后到自然大学工作的决定。

“拍摄北京排污口活动持续了两年,我跟着张祥老师参加过。我特别认同他们的环保理念。”邵文杰来自甘肃天水,2011年毕业于华北科技学院环境工程专业。

从去年7月开始,张祥因病腿脚不便外出,邵文杰“接棒”,成为“乐水行”的主要组织者。

4年前,得知邵文杰的毕业决定,张祥还曾“警告”过他:“这里待遇没有企业好,你一小伙子,到我们这儿上班,以后还想不想找对象了?”

“没事,我有思想准备。”邵文杰答。

告诉公众如何参与环保

保护环境,人人有责。

在张祥看来,这句口号落实到实处,就是公众参与环保。

如今,已有几万人先后参加过“乐水行”。组织者们大多是年轻人,可志愿者却来自各行各业、各个年龄层。张祥称之为“最广泛的群众参与”。

“环保,每个人都有责任。得让大家都有环保的思想意识,行动起来;否则,中国环保希望渺茫。”张祥直言。

邵文杰同样推崇公众参与。他认为,“乐水行”的志愿者们能做的,主要是环保教育和知识推广。

“好多居民都说,向相关部门反映了,但说了也白说。”邵文杰解释道,“很多人想要举报,但是不知道如何举报、如何留住排污现场证据、怎样跟相关部门汇报等。这些都需要有人去告诉他们。”

“公众参与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是老百姓每天生活在污染当中,他们知道污染源在哪里。如果公众知道如何举报和监督,那效果就会不一样。”张祥说。

不同于许多国内城市,北京主要以生活污水为主。张祥曾看到有户做小买卖的人家,私自把附近的雨水管道抠开,与自家排污管连接起来。

“我告诉他们(排放生活污水)要向相关部门打报告,但后来怎样也不知道了。”他认为,这种涉及千家万户的工作,若无公众参与,很难管理。

在张祥看来,公众参与的有效方式有三:举报、干预和监督。

具体到监督,又分行政监督和质量监督。“比如两百多万元的工程款下来了,你都干了什么?可以让公众进行第三方监督。有公众监督,就会事半功倍。”

民间“河长”迈出脚步

“古有龙须沟,现有龙道沟。在北京河流带龙字是件恐怖的事。这是‘乐水行’志愿者张祥和律师古晓前不久在顺义国展附近的龙道河调研时发出的感慨。老舍笔下的龙须沟现实中命运是悲惨的,从排污沟到变为看不见的下水道只用了短短几十年。现在又来了个龙道沟,命运也注定悲惨。”

这是今年4月11日“乐水行”活动通知的开头语。

“我们最近关注龙道沟,也是落实‘水十条’的一种方式。”张祥说。龙道沟位于北京顺义区中国国际展览中心附近,由于乱排污水,这条小小河沟的污染情况严峻。在关注龙道沟的过程中,大学生的想法让张祥眼前一亮——于英钗,中国农业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专业的本科在读学生,自告奋勇,决定要当龙道沟的民间河长。

“民间河长是受政府河长的启发而萌生的。目前,政府河长一来没有在全国普及,二来只有一些地区,比如浙江的政府河长较给力,其他地区不尽然,有的政府河长还表示不知情。而民间河长正好能对政府河长起到帮助、监督的作用。”于英钗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河长制”,即由各级党政主要负责人担任河长,负责辖区内河流的污染治理。这项制度缘起于江苏无锡。

2007年8月23日,由于太湖污染严重,无锡市委办公室和无锡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印发了《无锡市河(湖、库、荡、氿)断面水质控制目标及考核办法(试行)》。这份文件的出台,被认为是无锡推行“河长制”的起源。

在无锡之后,也有其他城市开始探索“河长制”。然而目前,在全国各地的开展情况不一。

于英钗的想法,张祥非常支持。“别看她还是在校大学生,但她行动起来了。如果每一条河流都有一伙人管起来,这不是很好么?”

通过参加环保社团,于英钗了解到“乐水行”,并成为其中常客。成为民间河长后,她给顺义区区长写了一封信,反映龙道沟的水污染情况,并得到了回复。

其实,龙道沟河长并非只有于英钗一人,而是一个团队。团队的微信群里总是热热闹闹,用于英钗的话来说,是“团队的每一个人都在为龙道沟而努力着”。

张祥不断给予这帮年轻人以指导和鼓励,同时也预见到了前方等待着的诸多问题。

“怎么协调官方和民间?如何协调两岸老百姓?对于一个新生事物而言,这都是问题。”

今年20岁的于英钗也看到了这些问题,但她信心满满:“凡事没有轻而易举成功的,做环保更是如此。若是前怕狼后怕虎,何以发现问题?又如何解决问题?我们都是敢于冲在前面的。”

据张祥介绍,目前,区水务局已给出了一张龙道沟治污的大致时间表,但志愿者们并不是很满意。

“我们希望能有一个更为明确的治理时间表以及当前会采取哪些具体措施解决龙道沟污臭的问题。”张祥说。(记者 高欣 实习生 顾玥)

萍乡西装订做

瑞丽定制工服

包头西装设计

大连定做西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