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拉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推拉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李志林新股发行询价报一个高价收50万元红包

发布时间:2020-10-17 01:27:43 阅读: 来源:推拉窗厂家

李志林:新股发行询价 报一个高价收50万元红包

证监会官员曾厉斥新股询价过程中的人情报价、权钱交易报价、报一个高价收50万元红包的恶劣现象,这已是人所共知的“公开的秘密”。

自12月4日创出1949点新低后出现的百点以上的强劲反弹,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新股已停发两个多月,并将继续停发一段时期;传闻管理层将启动第四轮新股发行改革;以及《人民日报》首次发文称:“要警惕PE腐败”这三大因素的刺激。  但是,关于新股发行制度如何进一步改革,证监会主席强调的是“要以改革询价制度为核心”,证监会副主席还提出了“六大思路”。实际上,这些都是一年前市场所反复呼吁而管理层迟迟未做的,现已落实。为了真正能扭转股市危机,当前市场最期盼的新股改革内容是:  1。对每年的新股发行数量提前预告。正如国家每5年要做新的五年计划、每年年底的经济工作会议要对新一年做计划一样,投资者对每年的投资也需要提前做计划,最重要的是对经济状况和供求关系有明确的预期。早年股市之所以年年都有行情,一个重要原因是管理层提前公布下一年的扩容数额。但是,这10多年来,每年股市的扩容数量却成了一个“黑箱”,市场无法提前知道扩容的规模和节奏,动辄被突如其来的大扩容打了“闷棍”,造成严重的亏损,所以资金不断地流出,股指越走越低,最终导致新股发行暂停。如果管理层提前对下一年扩容计划进行“安民告示”,就不至于出现股市逐年走低、新股越发越少的情况。例如:鉴于2010年新股发行349家,融资4911亿,上证指数跌了14.31%,如果管理层在2010年底提前预告2011年扩容比上年减少20%,那么,市场就会是指为利好, 2011年就不至于扩容锐减为276家,融资锐减为2729亿、打了6折,上证指数继续暴跌21.68%的情况。如果2011年底管理层提前预告2012年扩容量比上年减少30%,那么市场信心就会大增, 2012年就不至于发行新股仅144家、融资仅994亿、仅为上年三分之一,上证指数再跌11.2%、新股被迫暂停的局面。由于管理层存侥幸心理,遂导致目前新股扩容、上证指数、投资者“三败俱伤”。这便是扩容的模糊性和不确定性造成的不良后果。同样,如果管理层在9月25日宣布新股停发半年,股市就不会跌破2000点,局面一定比现在好得多。  2。改变新股的结构中的“一股独大”。2005年的股改,本意是改变股权结构中“一股独大”、法人治理结构畸形的弊端。庞大的非流通股为获得流通权,均付出了向流通股东十送三的兑价。遗憾的是,2009年以后重启新股发行后,上市的新股又走老路,大股东尤其是家族企业,仍然是一股独大,甚至大到控股70%以上,却无需向流通股东付出任何兑价,就可在解禁后直接流通。这就加剧了大批民营家族企业试图以上市实现暴富的“圈钱饥渴症”。哪怕指数跌到2000点以下,仍有800多家企业在排队等候上市。为了遏制“一夜暴富”、缩小两极分化、实现社会的公正公平和共同富裕的宗旨,市场强烈要求今后新股发行后大股东的控股比例限制在30%,多余的股份或缩股,或改为优先股,此举既可促进新股存量发行,降低发行价,又可一步到位地杜绝大小非减持的后患,及其造成的市场恐惧。  3。新股发行时必须预告3年的成长性状况。这三年中上市的新股,股价之所以出现大量的比发行价打2--3折的状况,主要是因为上市公司业绩“变脸”,以及PE和小非的疯狂抛售。而业绩之所以迅速“变脸”,就涉及到PE、承销商和保荐人的腐败。即在上市前三方勾结,对上市公司进行包装甚至造假,并对向市场发布上市公司的成长性的虚假信息。因此,管理层必须加强对新股上市前的业绩和成长性审核,加大对违规承销商和保荐人的惩罚力度,直至吊销执照,没收承销费,并重重处以罚款。  4。应严厉追查并打击新股询价中的腐败。这三年来的新股询价,名义上是打着管理层推崇的“市场化”旗号,实际上是PE、承销商、大小非等利益集团暗箱操作、违规操纵,疯狂掠夺投资者财富的游戏,明明二级市场平均是盈率仅十多倍,但新股询价后的发行市盈率普遍为60--80倍;明明二级市场同类的次新股市盈率已降到30--40倍,但新股询价后的发行市盈率仅达到100多倍,甚至发行价高达148元。因为,PE、承销商、上市公司、大小非通过新股的“三高”发行,可以实现暴富的梦想。实践证明:凡是能免费圈钱、享有暴利的地方,凡是由少数人可以决定价格的领域,凡是脱离公众监督视野的部门,凡是严重背离市场价值、让人们不可思议的交易,就一定存在腐败。记得半年前,证监会官员曾厉斥新股询价过程中的人情报价、权钱交易报价、报一个高价收50万元红包的恶劣现象,这已是人所共知的“公开的秘密”。广大投资者都心知肚明:如果要评当今中国社会最严重的腐败领域,那么,非新股询价过程莫属,就看纪检部门有没有决心去破这个局。  5。对新股上市后再融资作出新的规定,中国大批企业之所以热衷于上市,除了可“三高”发行、圈一大笔钱以外,更看重的是,上市后可以没完没了地再融资,享受“借钱不用还”的超常待遇,这是全世界股市所罕见的待遇。每年,以定向增发为中心的再融资数量,大于新股融资的3--5倍,即使今年,新股融资994亿,但再融资则超过3000亿。这不仅助长了一大批企业富豪和经营懒汉,而且导致了上市公司和股市股本的急剧扩张、业绩下滑,市场资金严重失血,投资者亏损累累。鉴于国外上市公司没有“定向增发”一说,希望今后的新股上市后再融资,要么发债券,要么将定向增发后的股权改为优先股,以便有效地遏制盲目的高价大比例增发潮和增发股解禁后对市场的冲击。  6。对今后新股大小非减持必须加以限制。2005年的股改是通过广大股东对一家家上市公司投票表决、获得10送3的兑价才让大小非取得流通权的。所以,这是一份份定向契约。但2009年后上市的近800家新股,并没有通过一一付出兑价,却获得了流通权,这是股市崩盘的最重要原因,是极其不合理的。但这已是历史,无法改变。能改变的只能是今后发行的新股。广大投资者强烈要求:今后新股的大小非减持必须有所限制。例如:PE、小非、减持不得低于发行价的9折,大非减持不得低于发行价的8折。又如,若因上市后业绩迅速“变脸”而跌破发行价的公司,大小非均不得低于发行价减持。此举既可在新股确定发行价时,促使大小非、PE和承销商由原来的相互勾结报高价,变成相互利益约束和牵制,杜绝“三高”发行,又可为确保上市新股的质量,还可敦促大小非对上市公司兢兢业业经营、科学规划和有效监督。  如果要问股市走出危机的突破口在哪里?股市改革的最大红利是什么?股市长治久安、歩入慢牛轨道的基础是什么?那就是--广大投资者所热切期望的新股发行制度和结构的彻底改革,也可称为“二次股改”。

英国alevel是什么

alevel培训机构

alevel辅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