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拉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推拉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孟山都在华工作重点是传统育种与转基因无关槽茎锥花

发布时间:2020-10-19 07:31:52 阅读: 来源:推拉窗厂家

孟山都:在华工作重点是传统育种与转基因无关

孟山都的董事长、首席执行官休·格兰

无论愿意还是不愿意,转基因农作物和食品已进入中国人的生活。

当前,中国90%以上的棉花,是转基因的,这一技术一度挽救了中国的棉花产业。同时,中国对进口大豆依存度超过80%,进口的产品主要是转基因大豆。中国官方推动的农作物转基因研究已进行多年,最终目的是产业化。

在全球,已经有大约1.7亿公顷的土地使用了转基因种子,约占全球现有耕地总面积15亿公顷的11%。转基因在北美洲、南美洲、非洲的许多地区,已正式产业化。

中国未来对转基因将采取何种态度?是像欧洲般经过多年抗争、权衡后开始松动,还是顺应大量民众的反对声音,短期内仅进行科学研究而不产业化?答案尚不得而知。

目前明朗化的是,在近五年间,经过一轮又一轮反转基因(下称“反转”)声浪,中国的转基因作物产业化进程变得更加艰难,甚至举步维艰。

反对者们或许没有注意到,在转基因作物面世20余年并大量种植的情况下,尚未出现一起不安全事件。2013年6月20日,在国际农业领域享有最高声誉的“世界粮食奖”首次颁发给转基因作物研究者——美国孟山都公司(下称孟山都)执行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罗伯特·傅瑞磊(RobertFraley),以及另两名转基因研究者。

上述成绩并不为中国的“反转”人士认同。在近五年中,“反转”的声浪远远盖过支持转基因(下称“挺转”)的声音,祸国论有之,基因飘移论有之,致癌致病论有之,还有未知伤害论,即“现在找不到转基因的害处,不代表就真的没有,这要经过一代甚至几代人之后才有可能真正知道”。

几年之间,中国的“反转”和“挺转”人士频繁活动,在网络和现实中论战、奔走。不少时候,双方并不能理性沟通,对话往往沦为争吵甚至谩骂。

“挺转”者有时批评“反转”者不懂科学甚至愚昧,“反转”者则认为“挺转”者过于自大和不谨慎。

三年半以前,财新曾推出相关报道(参见本刊2010年第13期封面报道“转基因恐惧”),在社会上反响强烈。而今,本刊再次关注转基因话题,原因与三年前一致,旨在呼吁“挺转”和“反转”双方能够理性沟通,更呼吁公众能够理性看待转基因。

基于此,我们专访了转基因领域最具争议性的跨国公司孟山都的董事长、首席执行官休·格兰特(HughGrant)。讨论转基因,无论中外,都逃脱不开孟山都。这家公司提供了全球70%的转基因种子,更是转基因作物的最早研发者。如今,它每年仍将10亿美元以上的研发费用投入这一领域。

在全球“挺转”派和“反转”派人士眼中,孟山都的形象截然不同。前者认为孟山都贡献卓著,给全球农业带来划时代的革命;后者认为孟山都罪大恶极,先卖农药再卖转基因种子,为了钱不计其他。

孟山都到底是天使还是魔鬼?无论争议多大,理性讨论问题的前提应该是先了解孟山都,知道其在做什么、怎么做。

——编者

与休·格兰特的对话,是2013年11月22日早晨进行的,地点为他在北京下榻的酒店。

8点左右,财新记者见到了这位全球最大农业生物技术和种子公司的掌门人。55岁的休·格兰特执掌孟山都已逾十年。其姓名与一位著名的英国电影明星完全相同,但外貌毫无相似之处。那位影星以风流倜傥著称,这位孟山都的掌门人则以“光头绅士”的形象出现在财新记者面前,冷静沉稳,略显保守。

休·格兰特刚刚吃过早餐。他轻描淡写地回应了互联网上关于他只吃有机食品的传言,“我什么都吃,不会考虑是转基因的,还是非转基因的。”这位美国公司的大老板,语调中依然带着其家乡苏格兰的口音。

孟山都在66个国家设有办事机构,总部位于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市。休·格兰特是英国苏格兰人,1981年作为产品发展代表加入孟山都,担任过孟山都欧洲、美洲的多个产品和管理职位。2003年,他出任孟山都全球主席、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在孟山都32年工作生涯里,休·格兰特习惯了全球范围内对孟山都的争议。他说,作为一个欧洲人,他深知欧洲在最近20年间的反对转基因过程,由此,他也能理解和体谅当前大量中国公众对转基因的不友好态度。

孟山都在中国公众中也很有名气,这主要是因为转基因争议,而不是它的中国业务。事实上,2012年孟山都135亿美元的营业收入中,中国收入仅占1%。

中国的部分“反转”人士认为,转基因不但不安全,甚至是一种祸国殃民的技术。在中文网络论坛,微博、微信朋友圈等社交媒体上质疑转基因技术的文章中,“孟山都”这个名词经常与“致癌”“阴谋”等联系在一起,甚至被一些人认为是“美国的生物武器”。

休·格兰特称,在全球的主流科学界,对转基因技术的安全性是认同的。但全球许多反转基因讨论,“更多地成为情绪化的讨论而不是科学的,我们很难赢得一场情绪化的辩论。”

谈到中国的转基因问题,他说,中国未来是否选择种植转基因农作物,应由中国政府和中国科学家决定,“我一个外国人没有发言权”。他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话题,很难对中国公众说出“相信我”这样的话。

孟山都与中国有着过往交集。

上世纪90年代,孟山都的转基因棉花曾被批准在中国种植,几年之间因为抗虫害的有效性,一度占有中国90%以上的棉花种植面积。不过,几年之后,中国自己发展的转基因棉花将孟山都赶出国门。

此次中国之行,休·格兰特面见了中国农业部等部门的官员,并与中方合作伙伴有深入交流。

鲜为人知的是,孟山都在中国有着大型的传统玉米育种项目,未来可能还会大加发展。在转基因生物技术领域,孟山都也一直在等待中国市场大门的再次开启。

2013年,对于孟山都来说注定特殊。年中,首席技术官罗伯特·傅瑞磊获得“世界粮食奖”,这意味着国际粮食界对转基因技术在某种程度上的承认。年末的11月29日,国际学术期刊《食品化学毒物学》决定撤销2012年9月刊发的论文《农达除草剂和抗农达转基因玉米的长期毒性》——这篇论文宣称孟山都的转基因玉米可能致癌,一度成为近年全球“反转”声浪的核心文献。

但休·格兰特认为,全球对转基因的争议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将持续,“不可能一夜之间,这一页就翻过去了”。

合肥治癫痫病

广州预防前列腺炎的医院哪家好

北京颈椎病专科医院排行榜

相关阅读